当前位置: 现场报码 > 蓝月亮现场报码室 >

学风建设与学术追求

更新时间:2019-01-19

学者是学术研究的主体,是人格化的学术。哲学社会科学的学风与道德建设,不仅需要约束学术研究的“底线思维”,而且必须强化学者自身的“学术追求”。

学者的学术研讨,是艰难的探索活动,首先要有志存高远的“大气”、诚挚求索的“正气”、敢于翻新的“勇气”。“大气”,就是有强烈的社会任务感、博大的人文情怀和灵敏的问题意识,有高尚的品格和品位、高远的抱负和寻求、高明的眼光和思维。实践是思惟中的事实,问题是时代的呼声。以强烈的社会义务感和敏锐的问题意识去直面事实,是学者最为基础的“大气”。“正气”,就是有端正的学风跟文风,不投机取巧,不哗众取宠,不趋炎媚俗,老诚实实地做人,老老实实地做学识。学者之间,应当在人格上彼此尊重,在常识上彼此欣赏,在学术上相互批评,以浩然之气互相砥砺,奇特推进学术的繁华。“勇气”,就是马克思所说的“在对现存事物确实定的懂得中同时包含对现存事物的否定的理解”,对假设质疑,向前提挑战,反对人们对盛行的思维方式、价值观点、审美情趣和生活立场采取现成接受的态度,以辩证的、反思的、批驳的精神去实现学术研究的理论立异、措施创新和理念翻新。

中华文明历史久长,经历了数个学术思维繁荣时期,呈现了一大批思想大家。马克思主义传入中国之后,很多进步学者利用马克思主义进行学术研究,又产生了一大量名家大师,为当代中国学者树立了学术研究的典范。然而,由于种种历史起因,当代中国良多学者在不同程度上存在着“三不足”。一是学术不足,缺乏长期的、艰巨的、系统的、专业的学术培养跟训练,缺乏对学术应有的敬畏和追求,尚未形成志于斯和乐于斯的学术自发。二是学养不足,缺乏广博的、深厚的常识背景,缺少广阔的、深刻的学术视线,尚未造成捕捉、发现和研究问题的贯通古今中外的概念框架和人文修养。三是学理不足,缺乏“钻进去”而又“跳出来”的形象力、概括力和洞察力,缺乏学术研究的方法论自发,难以在学术研究中“提炼出有学理性的新实际”,“概括出有法令性的新实际”。